复旦大学“70后”“海归”副教授郑磊这几天“火”了。他与研究生合写的一篇论文被国内一家核心期刊约稿,不料在最后发表前,对方提出研究生不能联合署名,只能保留导师的名字。沟通未果后,郑磊果断做出了“不让学生署名,我就只能撤稿”的决定。


郑磊  复旦大学副教授

  
新华社这篇报道以《复旦“任性”副教授:不让学生署名,我就只能撤稿》为题,其中的“任性”二字颇值得玩味--这本是导师与研究生合写的论文,本该署两个人的名字,该期刊偏要把研究生的名字去掉,要说“任性”,该期刊的要求才是“任性”而无理的,郑磊拒绝这个无理要求,完全是正常反应,何谈“任性”?
 
但着眼现实,郑磊的做法又的确很“任性”,或者说很另类。君不见,有多少导师肆意占有研究生的科研成果,堂而皇之署上自己的大名。有的教授博导、专家学者,说起来在国内外重要学术刊物上发表了不少论文,其实很多论文都是由他人代笔,如果他身兼领导职务,那么主动奉送论文与其“分享”的教师、研究生就会络绎不绝。仅举一例:2009年,武汉某高校校长与其博士生合作的一篇论文被指抄袭,而该校长回应称,他对此事一无所知,因为那篇论文不是他写的,之前他也没有看过--瞧瞧,连看都没看过的论文,他竟然好意思把自己的名字署为第一作者,要不是爆出抄袭丑闻,该论文又将成为他的一项重要科研成果了。
  
“学术挂名”是一种极其丑陋的学术潜规则,不付出劳动却分享成果,在本质上与剽窃类似。在这种潜规则盛行的当下,作为导师的郑磊宁肯撤稿也不肯把学生的名字落下,不愿凭借导师的权势占有学生的科研成果,实属难能可贵。他的所谓“任性”,就是不遵从、不屈服这种潜规则,展现了“学高为师、德高为范”的真性情。
 
很显然,正因为导师占有研究生科研成果的潜规则普遍存在,才使得郑磊的做法显得“任性”而另类,才让他在微信上的发言收获了“个人有史以来最多的点赞”,甚至被称为“中国好导师”。换言之,郑磊做了一名导师的本分之事,却收获这么多称赞,足以说明目前导师与研究生关系异化和学术潜规则盛行,以及人们对这种潜规则的厌恶。
  
这件事还暴露出另一个学术潜规则,那就是某些学术期刊在发表论文时“唯名是取”,而不是“唯质是取”。好的论文,如果作者名头不响,往往很难发表;反之,如果作者名头很响,质量较差的论文也有人抢着要。这种潜规则发展到极致,便出现了只署导师姓名、不署学生姓名的奇葩事,仿佛藉藉无名的作者会玷污期刊的学术声誉。
  
人们为郑磊的“任性”点赞,其实是为他较真的学术精神和高尚的学术道德点赞。多一些这样“任性”而较真的导师,就会对学术潜规则形成更大的冲击;多一些人坚守学术精神和道德,种种学术潜规则就会逐渐失去生存的土壤。我们期待着。
  
晏扬【原载2016年6月22日《现代金报·金评天下》】


皖西学院学报文章来源:杂文选刊  


相关推荐:

皖西学院学报:www.zazhi.com/11383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