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使是最忠实的岩井俊二的粉丝,大概都不会认为他是一位会隐喻社会现状的导演。


诚然他也拍过《燕尾蝶》、《关于莉莉周的一切》这样的作品。前者中的“圆都”更像是为了给影片中无处安放的漂泊者们一个为之奋斗的理由,后者中的校园青少年暴力议题,又总被片中过于自溺的情绪所稀释。



总而言之,“社会”或“写实”在岩井俊二以往的作品中都并不是核心主旨的所在。但他的新作《瑞普·凡·温克尔的新娘》,却把“社会”的议题摆在首要的位置。
 
与前作另外一个差异在于,在这部片中,导演依然较少地沉溺于自己的情绪当中。




七海被自己的老公抛弃以后,找寻不到人生的方向,拖着巨大的行李箱在街道上的慢镜,以及真白临死前与七海的倾诉真情,大概是片中两处最煽情与过火的段落。
 
但除此以外,影片较少出现以往那种大光圈逆光式的拍摄手法,这当然也与主旨有关。

这一次导演不再聚焦于青少年的故事,也许是自觉到了人生的一定阶段,不能像以往一样矫情,翻来覆去讲述年轻人的一点情绪。

但《瑞普·凡·温克尔的新娘》的核心是什么?影片的主人公七海,因为上课时被学生捉弄,而被学校开除。与此同时,她通过新时代的网络交友的形式,结识了自己的爱人,并与之结婚。
 
七海的婆婆并不喜欢她,故而婆婆通过“使命必达”的分手专家安室的计谋,成功让老公怀疑七海与外人有奸情,并提出了分手的要求。

对于懦弱无能的七海而言,原本能够牢牢握在手里的幸福转瞬即逝。孤立无援的七海,第一时间想到的,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非常“陌生”的安室,仅仅因为安室曾经在关键时刻帮过她。
 
影片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大概多数观众不会对七海的处境抱以同情,因为无能的她,相对于狡猾的安室而言,太像涉世未深的少女。



年龄上早已不是少女的七海,完全缺失了谋生的技能。走投无路时只能做酒店的清洁工,却又对生活抱以幼稚的期盼——通过网络找到真爱,也依赖因此结识的朋友安室。
 
这样的人物设定,即便遇到了艰难的处境,也不会让观众移情。但岩井俊二作为创作者,依然怜悯这样的七海。

事实上,完成任务的安室,并没有再进一步加害于她,而是继续利用她,来完成另外一位女性角色的心愿,她即是真白。
 
七海与真白初次结识,参加完伪装婚礼后,喝醉的两人漫步在偌大的东京闹市街头,真白一转眼就消失不见。就像影片伊始,七海站在相似的街头,焦急地搜寻前来会面的网友。



在这座城市里,人与人之间关系太过脆弱,无论是网络还是现实,再牢固的关系,都会一不小心遗失在拥挤的人潮中。
 
当真白患上癌症晚期的事实被披露,因为AV女优的身份而被身边人嫌弃,影片的主旨也逐渐浮现出来——便是当代日本部分年轻女性的孤独。她们是身份卑微、被抛弃的群体。

回到影片的名字,《瑞普·凡·温克尔的新娘》,瑞普·凡·温克尔指的是谁?片中,瑞普·凡·温克尔是真白的网名,而在最后,七海与真白一起穿上婚纱,在后者生命的最后一天,终于成为了她的新娘,亦即回应了片名。


当中的典故,来源于美国作家华盛顿·欧文的小说《瑞普·凡·温克尔》,故事当中的瑞普·凡·温克尔心地善良却又懦弱,他较少考虑自己的得失却乐于助人,只是在生活中被瑞普太太野蛮地压制。
 
岩井俊二通过命名的方式,与原作形成了互文。七海的性格,多么像瑞普·凡·温克尔,心地善良,即使处境艰难,也依然选择帮助别人。但岩井俊二却把这个名字放在了真白的身上。
 
重点在于,片中最后一场“假想”的婚礼中,七海成为了“瑞普·凡·温克尔的新娘”,即隐喻着,导演希望七海能够完成从瑞普·凡·温克尔到瑞普太太的转变。

实际上,导演希望的是七海内心的女性主义的觉醒,剔除自己性格中懦弱的部分,能够争取自己想要的生活。因此,岩井俊二是借真白之口,表达了对七海的期望。


影片背后的小故事:

1.岩井俊二构思剧本时经常路过一家小店,后来他在店里看到了美国作家华盛顿·欧文笔下的《瑞普·凡·温克尔》,于是便有了本片的片名。

2.为展现东京的四季风貌,岩井俊二不仅将拍摄周期延长至9个月,还采用了6K的高清画质。

3.影片在东京附近拍摄时,有很多岩井俊二都不知道的地方,七海提着行李箱彷徨失措的那场戏,导演自己都在想,“这是哪儿?我要去哪儿?”

4.影片有两个版本,海外公映剧场版为2小时,导演剪辑版为3小时。


更多精彩内容关注:看电影


相关推荐:

看电影》:www.zazhi.com/100975.html

《大众电影》:dazhongdianying.zazhi.com

《电影世界》:dianyingshijie.zazhi.com


声明:文章来源于网络,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,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联系作者,还望见谅,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